♛泊伤风卍Jos乔斯℡

开学啦,尽量更吧。。。。(́ಢ.౪ಢ‵)一周一次肯定是基本的

{佣医}写手挑战三十题 III 「手中掌握的生命」

·!!!前面主佣园,后面佣医。到了后面我会去掉“佣园”tag的( 。ớ ₃ờ)ھ所以佣园党请放心。
·三角恋预警
·轻微私设预警
·(´ . .̫ . `)没什么好说的,「对不起最近拖更了很久,因为没有什么灵感不知如何填坑( p′︵‵。)」(读者:(╯°Д°)╯︵┻━┻多去玩玩‘第五人格’啊,灵感不就来了么!!)
·小短篇,后期我会大促更(周末ʘᴗʘ)
·奈布视角(我就是要皮_(:ᗤ」ㄥ)_)
·「下章的车我会调到后面去,为佣医的车,因为这个写手挑战主佣医(’∇’)シ┳━┳」
·
·
·
·
·
·
·~~~~~~~~~Love likes triangle~~~~~~~~~~~~~

        那个叫迪莉娅的女医生自然而然地将我招呼出去了.......这倒没什么,至少我可以透过门缝瞅见正在躺在手术台上昏迷不醒的艾玛情况如何。

        在没有建立完全信任的情况下这样做,的确有些冒险,不过那个女医生倒是看起来听善良就好......如果她敢害了我的朋友,我那亮晃晃的军刀可不是吃素的。


         透过门缝看屋里的情况的确很累,不是很方便。但是样长时间半蹲着总比那个叫玛尔塔的女教官给的魔鬼训练要轻松了不知多少倍。

         我看着她戴起了白色的塑手套,打麻药,寻找器具,切割感染部分......一切都看起来行云流水的,直到我盯着那个注射器一点一点地将消炎药注射进去后,,我看见她也松了口气......她似乎发现我了,回首一瞥刚好对上我的一只眼,噢!她脸红了!


         ......

          “奈布,你朋友的情况还不错,并未有什么大碍,这次打了消炎药,注意休息休息几天就好。”铁门被轻轻推开了,映入眼帘的则是那个女人的脸。

        她似笑非笑地阐述着艾玛的状况,甚至后来我都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对我的称呼的变化。




        或许....她对我有好感???







        不不不不不,奈布,你应该考虑一下艾玛,因为她才是当初舍身救你命的那个人啊!也应该是与你相伴一生的人。

【佣空】车祸 「下」

·佣空 刀
·有点私设,注意避雷(•̀ω•́)
·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开始吧。。。
·
·
·第二人称
·
·❤安利歌曲: 心做丿
·
·
·
·

        「拥有时不会珍惜,失去时才后悔莫及......我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将你忘记,你突然的出现却让我一生都再次无法遗忘你的声影」

         清晨的薄雾无法掩盖往日的彷徨。

         树梢上的鸟们嘈杂的声音惹得你心烦意乱,脸旁本应该暖和的被套,枕头......为什么这么湿润??

         你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挣扎起来,很不理解地用手划过湿润的睡枕,冰凉的触感不由得惹你一颤,把你从惺忪的状态一下清醒。

        “...昨天发生了什么?”

        你嘀咕着,起床洗漱,顺便收拾着凌乱不堪的房间。

        在收拾的时候,你无意间瞟到了墙壁上隐藏的一幅小壁画...是架纸飞机。

        那么一瞬间,你似乎记起了什么,但是因为伴随而来的头疼你感到很烦闷,只好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

        在清理了堆积如山的玫瑰花,各种花,还有重新翻阅藏在房间一些角落的别人送他的情书后,再看看窗外的阴天和绵绵小雨,你的心情变得很沉重。

        你甚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甚至有些记不得昨天,前天,发生了什么,房间里的空酒瓶堆积如山,还有撕碎的一些照片,都是一些合照。照片里都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你很无奈,因为实在是找不到脸的照片碎片了。还有一些合照更惨,被撕得面目全非,想要再次拼合很难。

        你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累,就坐在床沿用手捂着嘴放声哽咽。

        或许这样能好点吧,嗯,一点也好。



         “萨贝达先生?”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你从无尽的黑暗中拉回现实。

          “马上就来。”
        你应和着,只好硬着头皮快速地完成了剩下的活儿,简单地中纸巾胡乱在脸上擦干眼泪再扔进垃圾桶。

        眼睛的红血丝,红肿的鼻头和略带有鼻音的呼吸声出卖了他。

       “奈布你......”

        开门的是特蕾西小姐。她看见你这番模样顿时有些乱了手脚。

        “没事吧?奈布,别这样......你看看,你都忘记今天早上的游戏了。”特蕾西拍了拍你的后背试图安慰你。

        “没事的......特蕾西,咱们走吧,现在应该还不晚吧......麻烦大家了。”

        你看了看左手藏的很深的手表,依稀记得是记忆里某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送给你的。精致的纸飞机背景让人很难不对蔚蓝的天空浮想翩翩。

        你的脑壳又有些疼了,在伴随着特蕾西友善的安慰下,你们俩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等待区的大厅。

        另外两个队友艾米丽和艾玛互相聊着天,气氛依旧有些凝固。

        “我们换了好几场游戏了,奈布。”特蕾西招呼着你坐下。此时你感觉好多了,残余的泪痕那些早已消失不见。至少你很庆幸她们这些女士没有看见你哭后的模样,特别是艾米丽,那个曾经不顾一切追求着你的女士。

        你能感觉到艾米丽小姐炽热的目光在你的浑身上下游走着......直到无意间与你对视。

       “咳咳”

        你轻咳两声,脸颊微微红了红。

        “萨贝达先生...还真是令人着迷呢。”

        直言不讳的调戏着实让人心痒痒,你将兜帽下意识地拉了拉。


        「“咔嚓”」

         玻璃碎裂了,游戏,也跟着开始了。

         是红教堂。



        你娴熟地摸到了一台电机,开始解码。

        医生也不知道怎么找到你了的,就跑过来和你一起解码。


        “感觉怎么样?”
         艾米丽低着头,轻声问你。

        “什么怎么样?”

        “我是说,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脑壳疼......早上醒来后脑袋一片混沌,房间不知道怎么就变得乱糟糟的,跟进了贼一样。”你的言语中不忘加了一些幽默的曲调,本想赢得女士的一笑,却没曾想到,她只是“嗯”了一声而已,气氛就变得如此沉重。


        心跳声越来越近,你凭着本能让医生先走,自己则留下来准备溜监管者。

        迷雾越来越浓,包裹了你,你甚至在雾中有些睁不开眼。

        “杰克么?......新花样?”



        你不屑地轻哼一声,但是当你在看到监管者的面容后,你怔住了。

        破损不堪的军装,凌乱的血迹在皮肤上,衣物上,脸上甚至能依稀看见或深或浅的伤口......她的笑容很腼腆,却有些诡异。她的头耷拉着,显得很没有生气......

        至始至终,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都是闭着的......


        你在那一瞬间崩溃了,过去痛苦的回忆如潮水一般向你袭来,势不可挡;脑袋像长期负荷运行的硬盘一般快要炸掉。。


        她手里的沾满了血迹的枪多准了她自己的脑袋。


       “不要!!!”

        你声嘶力竭地吼着,想冲过去夺走那古铜色的信号枪,但是却晚了一步。

        血花喷涌而出,乌鸦栖息在树梢,悲鸣着,嘶哑混浊的丧曲在天空盘旋着。

        她倒在地上挣扎地睁开了眼...多么漂亮的浅棕色大眼睛啊,可惜......又闭上了。






         “Oh my lover, I know you will leave me alone.”
         "Sorry darling, I know i always go out first."

        两只乌鸦一唱一和地悲恸着,可惜没人能听懂。

       

车祸 「中」

·拖更了几天。。。继续开车๑Ő௰Ő๑)....噢,不是,是写车祸!...(́ಢ.౪ಢ‵)
·刀
·自己纯脑洞改编








        “奈布,玛尔塔她......”

        坐在等候区的艾玛擦试着她墨绿色的工具箱,为了打破这沉寂的气氛,她首先发话了。

        一旁的男人下意识地将兜帽扯了下来,让别人看不见他的任何表情。

        他明明可以视而不见的,可是......为什么心好痛...?

        他一闪而过的忧郁划过的他的眼底,却为被人发觉。

       奈布看了看周围的另外三个队友。
       好友前锋,克利切,还有艾玛。

       “她不在了呀......”

       他用着几乎只有他一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着,却没注意到其实在这大家都一言不发的沉默的氛围里显得格外响亮。

        “咔嚓”一声,玻璃碎裂了,游戏,也开始了。

       他行云流水地像从前一样偷摸着船边找到了一台电机,开始破解。

       心好烦躁,半天都未破解到四分之一。

       他决定停下来静一静。

        “哐当!”凭着以往的警觉感,他意识到了有人被打了,而且就在附近。

        很快,艾玛就倒地了,奈布在一旁埋伏着等待着时机,就像以往一样,不过,这次不同了......。

        还有克利切和艾利斯不是么,自己怎么这么在意那个女人?!

        他烦躁地在一旁扣了扣头发,却无意间听见了艾玛和杰克的对话。

        “杰克先生......请问你知道玛尔塔去了哪么?她很久都没有回来了......”

        “我的小艾玛,这件事你最好得替我保密哦。”

        “您尽管说吧。”

        “庄园主那天在......树林旁的街道找到了她......不过......已经没气了......”

        ......

        奈布的瞳孔缩了缩,随即变得黯淡。

        你终究还是要比我先走一步啊,呵呵。

         ......

        这次游戏意外得失败。
     

        杰克先把其他三位送回庄园了后,就想抱起奈布送往地窖。

        “杰克先生,我们能谈谈么?”奈布的声音意外地低沉。

       “可以啊,亲爱的小先生。”他很好奇怀中的人为什么今天如此地“特殊”。

       “你觉得,玛尔塔是位什么样的人?”

       杰克叹了口气,望着星空璀璨的夜空,缓缓开口。

       “为爱所困的人......”

--------------------------

       

对不起哇各位小可爱之前没灵感而且作业多所以拖更(。・ω・。)ノ♡
乔咸鱼:我知道你们肯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ಢ.౪ಢ‵)
读者:{“pia!”}

      

【佣医】写手挑战三十题 II {拜托了,救救她}

·重点申明:前部分主佣园,后面的十多题才是主佣医。后面我也会去掉 “佣园” tag的,所以请各位小可爱不要再追问了好吧~_~
·⚠⚠⚠三角恋预警⚠⚠⚠
·私设奈布为雇佣兵,艾玛是正规军。两人合作中,艾玛逐渐喜欢上了奈布......(后面会提到)
·看我的四十米大刀啊啊啊(╯‵□′)╯︵┻━┻ 走你!
(其实还没发刀呢,小声bb)
·私设库特是奈布的战友
·
·
·
·
·
·
·
.
.。。。。。。。。Love Triangle 。。。。。。。。。

         “先生?”

        艾米丽提着包打开了诊所的大门,开了灯,并敲了敲紧锁着的临时手术室的铁门。

        “你来了?”

        沉重的铁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则是那位自称为奈布的神秘男人。

        “先生...你的?”

        艾米丽看见他取了兜帽,一头棕色较深的头发展露开来,英俊的脸庞完整地暴露在她眼前......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哦,我没事。”

        “奈布,这里是哪?”
        奈布把头瞥向声音的源头,“噢,这里是诊所呢,你的伤好了,小心点先,别下来先。”,迪莉娅听得出来,他对那个名为艾玛的伤员说话的语气中有些宠溺。

        迪莉娅的脸不自觉地沉了下来,连她自己都没发觉。

       “我出去买点早餐吧。”

        她打破了这有些凝固的气氛,想早点离开这地方,她发觉自己是第一次这么在意一个男人。
        但是对方两情相悦,自己为什么要去打扰他们呢?
        即使是自己对他一见钟情,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她不想去当第三者......等等,自己为什么要想那么多。

        迪莉娅一甩脑门,将这些对她来说是闲杂之事抛到脑后。

        等她回到诊所后,那个叫奈布的人慌慌张张地出现了,语气中透露着焦急:

        “医生小姐,我朋友她伤口发炎了!!”

        迪莉娅急忙尽职医生的责任,卸下身上的物品,立即前去手术室查看。

        再很快的大致查看后,她断定是伤口发炎。这还真的是意料之外----她忘记给手术室透气了,但是如果将窗户打开,风吹进来又怕着凉等......现在虽是夏季,但是这发炎的速度实在是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如果不及时再次拆线,将即将溃烂的部分切除掉的话,病人估计是会再次生病垂危。

        她的脑袋顿时一阵发热,拿着麻药注射剂的手微微地颤抖,她不知为何有些害怕了。

        这一切都清晰无比地展露在奈布的眼前。

        “医生小姐......?”

        “哦!......好,马上手术......”她终于回过神来,眉头微皱,看着艾玛接受完麻醉剂,昏昏睡去后她才放下心来。

        一切看起来都行云流水。

       “拜托了,迪莉娅小姐,救救她吧!”

车祸 「上」

·临时发刀,共有三章分 上,中&下。
·主佣空
·第三人称视角
。私设玛尔塔有后遗症腹部旧枪伤和哮喘,不定的抑郁症







        晶莹剔透的果汁酒在被人擦拭得光亮的酒杯里晃荡。自己还真不太适应一下子体验上上等人的生活,虽然自己曾经也是上等人。玛尔塔有些懊恼地想着。

        她转刻就将视线投往了一位带着宽大兜帽的男人。

        庄园里有很多女性都暗恋他。不仅成熟稳重而且英俊的外表配合着有时幽默风趣总能给人留下第一的好印象,再加上后面游戏里经常化险为夷,自然而然地就获得了无数女孩子的芳心。

        想得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他又看不上自己。

        看看吧,他坐着的周围都是艾米丽啊那些要么比她优雅的女性,要么就是像艾玛一样善良活泼的好姑娘......自己,还真是个例外呢。

        听说奈布有喜欢的人了,自己也不过就这样看着他而已,远远地。

        她迅速地将酒杯里剩下的酒汁一口气肝完。

        酒量不太好的她此时脸色越发红润,她迷迷糊糊地准备离开热热闹闹的晚宴席。

       
        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玛尔塔今天如此地沉寂,沉寂得可怕,闺蜜特蕾西本来是准备叫住她的,却被奈布拦下了。

        “让她静静吧。”

        是啊,在众目睽睽之下拂袖而去虽然有些不符合她平时的作风,但是也随了她的内心不是么。

        她来到庄园外不远处的小草坡上,看着夜晚的点点繁星,尽力地想将那些烦心事甩开,却愈发剪不断,理还乱。

        庄园主今天生日,为大家准备了晚宴,甚至大家可以在晚宴之后出庄园散步谈心等。但是......不知道何时,她觉得胸口隐隐发痛。

------------------------
        “我觉得您应该休息,并且辞掉您现在的空军中尉工作为好,为了您的安全和身心健康。”,胡茬老军医在本子上写着字,“贝坦菲尔小姐,自从上次枪伤后,引发了不定期的慢性哮喘。甚至,检查出来了抑郁症。”

       ......
-----------------------------

        剩下的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只是眼前模模糊糊地显现出之前她就医时的一幕......诶。

        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肺部突然一阵疼痛将准备起身的她拉回地面。


        好痛。



        她不停地咳嗽,似乎没有停止一般。

        估计是之前躺在草坡上忘记离开睡着了,然后着凉而醒。

        自己怎么这么笨呢,现在想跑都跑不了了。

        “咳---!”

         一大口咸咸的鲜血从口里喷涌而出,她有些猝不及防。喉咙,肺部,乃至整个身体都在疼痛。

         药呢!?

         她慌慌忙忙地从军服隐秘的口袋里摸了摸,却发现药不见了。

        估计是自己睡着了药滑倒某个地方了吧,她这样想着。
        这么黑的夜晚,到哪去寻找呢?

        她不做声,凭着强烈的求生欲,艰难地撑起自己的腰,一步一步地准备横穿马路直往庄园。

        头的发涨感越来越强烈了,嘴里还在不停地咳嗽,呼吸也变得逐渐艰难,眼前因此变得越来越模糊,......眼前似乎只剩下了庄园...她要回去,趁早......以致她忽视了右侧明亮的车灯,还有,疾驰而来的车辆......

        “小姐你没事吧?!”

        玛尔塔虚弱地睁眼看了看,口里溢出一大口血沫,随即晕了过去......
       

       

【佣空】同居三十题 IV{一方的起床气}

·脸逐渐变风光(́ಢ.౪ಢ‵)
·“pia!”一瞬间被催更打回非酋原型(ಥ_ಥ)
·一直保持高糖就不用说了吧 (读者:要你bb( ˙ᴗ. ))
·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保持咸鱼标准表情吧y( ˙ᴗ. )耶~
·好像最近听说有人说“好吃”?还有人要车?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存在的╯∀╰。。怎么突然感到背后一凉?(*゚ェ゚*)
·沙雕脑洞预警⚠⚠⚠⚠⚠⚠
·
·
·
·
·
·
·。。。。乔咸鱼花高价雇来的分割线君╯∀╰。。。。

        “起床啦,小懒虫~”
        奈布试图叫醒在床铺上睡熟的玛尔塔,却她无动于衷。
        「乔咸鱼:别问为什么她在床上,因为奈布昨晚把她抱到了床上啊!!。。不是那个意思,快停下你们邪恶的思想!!∑(❍ฺд❍ฺlll)」

        “不要.....唔”

        被子底下的美人迷迷糊糊地轻哼一声,继续钻进温暖的铺里。

        “军人怎么还会赖床呢?”
        奈布真拿她没办法。转念一想,不如逗逗她吧,而且......她迷迷糊糊时候的声音,真特喵的性感!

        咳咳,他自己在内心轻咳两声,勉强抑制住了那些“男人都会有的幻想”,转念直接不管三七二十一脱得只剩条内裤就钻进了玛尔塔的被窝里。

       「乔咸鱼(≖_≖ ):咳咳,我会刹车的(́ಢ.౪ಢ‵)反正他们同居睡同一张双人床也不都是这样的嘛。」

        他调皮地抱住了正在熟睡的玛尔塔,故意蹭蹭她的颈窝。

        不知不觉地玛尔塔就开启了熟睡自卫模式。
        事实证明,永远不要去惹一只正在沉睡的“母老虎”。

        还没让奈布撒完娇呢,就不知何时空气中“哗”地一声划破,一巴掌准确地打到了奈布的后脑勺,他突然一惊,整只地压在了玛尔塔身上。

   
        “你,你干嘛?......”

        玛尔塔终于醒了,而且还是被奈布“压”醒的。

        当她明白过来现在是怎么一番体位后,她惺忪软软的声音里明显有些怒气:“我还在睡觉呢...你什么时候爬到我的床上来了,而且还......这么奇怪的体位?”

       “喂,把我头都打了了包了还在睡吗?”

        奈布只好起来揉了揉后脑勺,“哎哟,疼。”他背对着床上的玛尔塔,装柔弱地叫道。

        见身后又没了动静后,他直接“轰”地倒在了地上,断断续续地呻吟:“呃......玛尔塔...我好痛....我估计是旧伤又犯了.......”

        「乔咸鱼(́ಢ.౪ಢ‵):影帝附身啊简直就是。」

         果然沉不住气的玛尔塔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准备扶起倒地的奈布,而奈布也痞里痞气地跳起来了。

        “哈哈!玛尔塔你终于起来了,可折腾坏我了。”

        意识到被骗的玛尔塔不乐意了,嘟起小嘴就想又回到床上,却被奈布一把搂住。

        重要的是,奈布现在只穿着一条内裤啊!!!

        当奈布从后面搂住她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体抵着着她柔软的后背......

        一瞬间都清醒了。

       玛尔塔内心ლ(́◉౪◉‵ლ):我怎么想到了一个广告改编:奈布男性专属摩擦,背也不痛了,腰也不酸了,人也清醒了,就认定曹清华版奈布!!

「佣医」写手挑战三十题 I 【打针恐惧】

·[Tears]系列终于更完啦,各位我要来开新坑了别怪我y( ˙ᴗ. )
·私设前半段微佣园(因为不想在前面写佣空)y( ˙ᴗ. )
·医疗 写手挑战全30题了解一下 (以前有发帖子y( ˙ᴗ. ))
·结局大部分都是刀,但是起码现在不会的啦啦啦啦(〃 ̄ω ̄〃)ゞ
·开始私设是迪莉娅诊所
·三角恋预警⚠⚠⚠⚠⚠⚠
·
·
·
·
·
·
·~~~~~~~~(分割线君今天不想粗来罒ω罒)~~~~~~

        临近黑夜的寒风嗖嗖地呼啸着,一家诊所室内的光还亮着。
        大风将室外“正在营业中”的门牌刮起,又重重地落下,发出“砰哒”的碰撞声。

       “唔...这么晚了大概也没人来了吧。”一位穿着白大衣的医生弯下腰去收拾地面上刚刚不小心撞掉而零散地掉落在地上的药物。

        诊所能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出现简直就是奇迹,要不是她为了争取到皇家军医院主治医生的名额,她才不会来这个地方实习一年来证明自己呢。

        “哐当!”,诊所的门被重重地打开。那一声巨响不由得吸引了正在整理货物的医生。

        这么晚了......不会是闹事的吧。

        迪莉娅小心地看过去,正好对上了那戴着兜帽的神秘的男人的眼。
        他的怀里还公主抱着个女人,两人都穿着军装。

        “请问你是医生吗?!能否为她做取弹手术?!!”男人急促接近咆哮的声音混合着重重地喘息声让迪莉娅明白过来。

        “快快,把她放到手术台上。”

        此时此刻她不得不履行医生的职责,将后室一冰凉的小床当做临时的手术台。虽然她对取弹手术这类有些生疏。
     
        她在打麻药,注射,取弹,缝合这一系列的过程中,那位神秘的男人一言不发地看着,并且帮她打下手。

        “..最后一针......”她紧张地看见手术台旁边的仪器显示病人的心跳终于回归正常后,不得不松了口气。再看看那个男人的表情逐渐变得平和,她才放下心来。
         如果说手术没有成功她还真的不确定那个高大的男人会对她做些什么。

        “我再给你开些药,你带回去,按照着说明书喂她按时服用就行了,”迪莉娅走出了较阴暗的临时手术室,去前面的柜台取药,“..不妨问一下,先生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是雇佣兵”,他缓缓开口,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忧郁。

        迪莉娅在白洁的处方纸上写下几句潦草的字,继续发问了。

        “她呢?...我指的是那个女人。”

        “她.......是我的......朋友。”他的语调有些沉默,特别是最后的那两个字。

        如果不说怎么会知道呢,那几枪是她为他挡下的。

        “什么名字?”

        “我,奈布·萨贝达,她是艾玛。”

        她很快就留下几句话在纸张上,转身娴熟地从货架上抽出些方盒的,白色的药罐,药瓶。
       
        他们再去查看手术台上那位叫艾玛的女人的情况,发现呼吸平缓,一切都在好转。

         “我觉得,现在她的呼吸比较微弱,需要休息。而且麻醉药的药效也没有过,如果你不想她的伤势加重,最好在这里陪着她直到睁眼可以走路。”她转念一想。

       “其实你不用担心,大概明天她就可以睁眼和勉强走路了,到时候你可以带她去一些可以让她静养的地方,因为我这里可也不是免费住的。而且药费钱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呢。”

        “等这次任务完成了我可以再把药物和手术的钱给你吗?”他缓步向前,黑色的马丁靴踩在较老旧的木地板上发出“嘎吱”微弱的声音。

        “可以哦!神秘先生。”

        她调戏地一笑,却引来男人在兜帽下的一笑,轻哼的声音不知是愤怒还是高兴,惹得她背后一阵发毛。

       “好了,调皮的小姐,我出去一下。”

       不知何时,他已经推开了诊所沉重的玻璃门。

       “希望您能保密这件事,当然,也会有回报的。”

       那个神秘男人的笑不知何时已经印在了她的心里。

【佣医】Tears V「完结撒花」

·完结撒花啦(〃 ̄ω ̄〃)ゞ
·私设艾米丽再次怀孕,生下了个女儿(っ╹◡╹)ノ❀
·蒙卡六岁当哥哥啦(*´﹃`*)哥哥
·{Tears}系列完结撒花
·
·
·
·
·
·
·
·~~~~~~~~~~ヾ(;゚д゚)/撒花 分割线~~~~~~~~~~

        加上艾米丽上次早上看见牛奶就吐了,然后这次也是看见以前最喜欢的食物就吐了后,她凭借当医生的直觉,发现这件事不简单。

        那天她偷偷地买了盒验孕棒,试验了一下,发现上面显示的是:“Pregnant(怀孕)”,告诉奈布后他高兴得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

       “天哪!亲爱的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又有结果了!”奈布紧紧地,并且小心地抱住了她。

       “我觉得这件事情还得先告诉蒙卡吧,让他至少有个准备,不要再那么懒散了。”,艾米丽笑得很温柔。

「下午奈布接蒙卡放学回家后」

        “妈咪,我回来啦!”

        软萌的声音随着大门的房间被推开,探出一个小头,奈布也跟着进来了。

       看着一桌丰盛的饭菜,还有旁边一盘子的糖果,蒙卡的脸上一瞬间塞满了问号。

       “这......?”

        “来,宝贝儿,咱们和爸爸一起坐下来认真聊聊一件事情吧?!”

        在蒙卡一脸懵逼的情况下就被父亲抱在肩上送到沙发上和母亲一起坐了。

        “...好了,我的乖儿子,看着我的眼睛,”,蒙卡明亮的蓝眸对上了奈布清澈的双眼,笑了。“...你希不希望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啊?”

       “......”

       「蒙卡:笑容逐渐凝固(¬д¬。)」

       “喜欢哇!”,沉寂了一会儿后,蒙卡再次天真地笑了。

      “你妈妈她......”奈布还没说完,蒙卡就大吼一句让艾米丽和奈布都有些措手不及:“我喜欢妹妹!!!”

       「奈布内心:woc我儿子居然是个妹控啊(*゚ェ゚*)」

        “...其实弟弟也可以的。”蒙卡打破了较尴尬的气氛。

       “我就知道我儿子最可爱了喔!”,艾米丽轻轻抱起儿子,在他软嫩的小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奈布(¬_¬):老婆我也要亲亲」

      「艾米丽(≖_≖ ):都快又当父亲了,还这么喜欢撒娇。在儿子面前呢,滚粗。」

      「奈布(灬ºωº灬)♡:艾米丽生气的时候好可爱。我去,不行了,医生......是心肌梗的征兆.......」

        怀孕的期间,艾米丽暂时请了年假。而且天天在家修养,食量大的不行,每天都要吃很多的水果和营养品。

        不过没事,家里还有只家庭煮夫奈布侯着她呢!趁这个机会,两人的关系更加黏黏腻腻的了。

        比如说有天下午蒙卡放学因为可能走地比较轻,还没开门就听见父母在房内的沙发上躺在一块儿,父亲还时不时用耳朵贴近了艾米丽微微鼓起的肚子:

        “艾米丽你听,她叫爸爸叫的多甜,肯定是个漂亮的乖女儿。”

        艾米丽被奈布再次逗笑了,“这才几个月呢,你怎么会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蒙卡虽然有些嫉妒,但是还是在不打扰他们的情况下,轻轻地推开了大门。
    
        ......

       十个月的等待虽然漫长,但是有最爱的人陪在左右,还是十分甜蜜的。

       一天下午,蒙卡照常回家,发现大厅的桌上留有一张字条,上面字迹有些潦草暂时勉强看得懂:

       “留给 我亲爱的儿子 蒙卡:
                   孩子你放学回来后在家乖乖的哦,我现在必须要去医院陪你妈咪生产了。记住安全,不要乱跑乱玩危险物品。爸爸大概会在晚上回来。
                                                           爱你的 粑粑and麻麻 ”

       「此时的医院里手术门外」

         艾米丽早已躺在担架上被医生抬进去了。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他此时此刻必须要在冰凉较阴暗的手术室外坐着。

        他曾经欠艾米丽一个等待,在她为他生下第一个儿子的时候。
        那时候他正巧在艾米丽生产的前一天被通知前往战火纷飞的前线,还好那时候是邻居艾玛和好友特蕾西将艾米丽送进医院。
        当时的一切对于艾米丽来说,都是那么的孤独无助又冰冷,及时有两位知心好友陪伴着自己。

        他不仅欠了艾米丽,而且还欠了他的儿子五六年的陪伴。
        那孤独乏味的五六年,每一天都在炮火的轰炸中惊醒,无时不刻地想着家,想着艾米丽和她年幼的孩子。直到现在他回来了,也避免不了有时候儿子刻意地躲着他,因为蒙卡在最年幼,最缺乏父爱的时候,他却不在他们的身边。

        免不了会有隔阂的,尽管他在尽力地弥补。

        他坐在手术室门外的椅子上,靠着椅背,想了很多,在脑海里积累地越来越多的自责中黯然神伤。

        突然,一声嘹亮的婴儿的哭声灌入他的耳中,将他拉回现实。他立刻站了起来,手术室的大门也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位主刀医生,笑着看着他:

         “恭喜啊,这位先生,是个母女平安。”

        一瞬间他只脑袋空白了,在驻足良久后,征得了医生的同意。他欣喜若狂地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还有一脸虚弱的艾米丽。

        “谢谢,谢谢你们......”

       感激的泪就连在他都没察觉的情况下无声地划过脸庞。

       “...你看看,艾米丽。她多漂亮哇,长得和你一般无二。”

      在奈布的期望中,艾米丽虚弱地睁开了眼,勉强挤出欣慰一笑,“谢谢你...奈布......至少,你不会像上一次一样不辞而别了......”

        ......

        「几个月后」

          “嘿,米莉亚,你不能碰那个东西,很脏的!”,蒙卡一脸焦急,小心地轻轻抱走了妹妹。

        
          沙发上的奈布和艾米丽在一起午睡,身体贴的很近。

          两人听见孩子们的打闹声,不约而同地小声笑了:

          “真是温馨啊!你说呢,奈布。”

          “嗯嗯......老婆说什么都对!”

~~~~~~~~完结撒花(。・ω・。)ノ♡~~~~~~~~~

    

【佣空】同居三十题 III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非酋式填坑y( ˙ᴗ. )
·【佣空】同居三十题之三:{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私设奈布和玛尔塔是情侣且同居了y( ˙ᴗ. )
·
·
·
·
·
·
·
·。。。。。半夜瑟瑟发抖的分割线(*゚ェ゚*)。。。。。

        “......玛尔塔?”

        奈布手里小心翼翼地端着热气腾腾的姜糖水,轻轻地扣响了玛尔塔卧室的房门。

        自从上次的大采购回来的时候玛尔塔不小心淋到雨后,回到家就开始有些发烧,咳嗽,甚至到现在都还没好呢。
        奈布心疼地帮女友向庄园主请了病假,且自己也请假留在家中照顾她。

       “进来吧,奈布。”
        他刚一进门,就听见玛尔塔咳得嗓子都差不多哑了。
        他眼里流露出的心疼显而易见。他轻柔地用汤勺搅着还冒着热气的姜汤,舀了一勺,小心地轻抿一口,觉得温度合适了,便喂给脸色较苍白的玛尔塔。

       “怎么样,温度和味道都还好吗?”

       “嗯。比起这些,我更希望我的大狼狗男友陪着我呢!”玛尔塔笑了,笑了,如一抹春光逐渐融化了奈布的心。

       “...这几天很无聊么?每天基本上都躺在床上。”奈布在床上勉强找了个位置躺下,将玛尔塔揽入怀中,而玛尔塔也乖巧地在奈布怀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依偎着。

       “...嗯,总得说还行吧,主要是亲爱的在我身边时时刻刻地都照顾着我我就觉得有时候突如其来地生病也不是件坏事。”躺娇柔地躺在他怀里的玛尔塔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顺便蹭了蹭奈布,弄得他直痒痒。

       “其实,亲爱的。还有一件事,就是之前红蝶酱她觉得我们在家静养可能有些无聊,便送了一个碟子,说是恐怖片。”,奈布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张小光碟在玛尔塔的眼前晃了晃。

        他才不会告诉玛尔塔红蝶还说了“可以增加情侣间的感情”这句话呢。

        “...我,我没事哇,就是怕你到时候吓哭了。”

        玛尔塔打趣道。

        奈布不甘示弱地“呵”了一声后,两人就决定晚上一起看鬼片,反正玛尔塔的病也快好了,偶尔熬一下夜也没事。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

         “玛尔塔,你怎么只裹了条被子就出来了?”,奈布回头看了看从卧室出来的玛尔塔,一边准备将光碟放入电视。

         “我只是怕晚上冷而已。”

         “我到时候抱着你。”奈布朝她痞里痞气地一笑。

         “不要!每次你的手都不安分。”

         “这只是每个正常男人都会有的。”

         “哼!......”

         灰白色的老式开幕不由得展示了这是个很老的鬼片。里面的内容稍有些枯燥乏味,但是令奈布最满意的是玛尔塔居然后面倚着他睡着了。这不无异于给他提供了一个可以近距离观赏玛尔塔的睡颜的好机会吗?!

        「结果第二天」

          【红蝶(•́ω•̀ ٥)】:咳咳,对不起哇奈布君,那天不小心给你了个错的光碟,失误了噢!

          【奈布( ͡° ͜ʖ ͡°)✧】:没事,还真得谢谢你呢红蝶酱,昨晚玛尔塔居然在我怀里睡着了。多亏了你的催眠版电影哇!

            【红蝶:我为什么闻到了狗粮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