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W | JosNIGHT

一只前不久入驻开始产粮大军的野生萌新ヾ(✿゚▽゚)ノ,经常半夜瑟瑟发抖( ´゚ω゚)

【佣医】Tears II

·继续填坑😂y( ˙ᴗ. )
·私设有孩子了,奈布即将战归y( ˙ᴗ. )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反正一大堆坑要填(没办法呢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y( ˙ᴗ. )
·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反正就是这个表情y( ˙ᴗ. )
·儿子蒙卡视角
·高糖假车预警(⌯¤̴̶̷̀ω¤̴̶̷́)✧
·
·
·
·    ~~~~~~~~~~~~~y( ˙ᴗ. )耶~~~~~~~~~~~~~

         半夜睡不着怎么办呢?爸爸他真的......?

         隔壁房间隐隐约约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那是妈妈的房间。

         ......

        我轻手轻脚地下了那张属于自己的小床,并且来到母亲卧室的门前,轻轻敲了敲:

        “妈妈,我来陪你了。”

         “进来吧!”
        屋里想起慈祥的女声。

        我轻轻地推开门,却发现母亲面色苍白,比白天憔悴了许多。

        我并未多问这事,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从背后抱着她。

        我努力甜甜地说:

       “妈妈,你一个人晚上太孤单了,我来陪你吧!”

(刹住!Σ(ŎдŎ|||)ノノ你们的思想必须刹住!!!(°ー°〃)这只不过是一个儿子爱母亲的表现,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ᒡ̱¯ )و)

        她的笑容并未掩饰住依旧低低的抽泣声。

        ......

        当下午我放学回来的时候,发现挨近门的台柜上多了一个花瓶和几朵鲜花。

        真是奇怪。

        正当我好奇什么时候客厅的角落多出了好几个迷彩包的时候,一个男人从母亲的卧室走了出来。

  
        紧随男人其后的母亲也像变了个人似的,笑容在脸上无处不在。

        “......”
        男人那几乎和我一样的冰凉的蓝眸子在与我对视的瞬间,脸都直了。

        “...艾,艾米丽?”
        好听且清脆的声音让人根本就听不出他是个刚刚返乡的军人。

        “奈布,他,是你儿子。”

         一瞬间涌入脑海的大量信息几乎将我吞没。眼前这个年轻得可以做我大哥的人为什么会是我的爸爸?

        “...爸,爸爸?”

        我乖巧地试探了一句。

        (蒙卡:咳咳,父子情深是不存在的,五年没见,这辈子都不存的,先放乖点说不定他以后打我会轻点(*゚ェ゚*))

        那男人冲过来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在我软嫩的小脸上亲了又亲。

        不知过了多久,那疯狂的吻才停息。

       (蒙卡Σ(゚∀゚ノ)ノ:我终于知道我爹妈在造我的时候我妈被我爸用嘴虐了多少遍。
        乔作者:咳咳,这不是你五岁思想早熟的理由( ¯ᒡ̱¯ )و)

        ......
        在好不容易挣脱了父母的束缚后,我回到二楼自己的小房间里,开始写写画画。

        饭菜的香味从楼下的厨房混合着油的“滋滋”声传到了楼上他的小房间里。

        不对......母亲炒菜不是等于炸锅吗?......难道是父亲?

        我慌慌忙忙地下楼,却被无形间喂了把铂金至尊级狗粮。

        父亲双手环着母亲的腰,一边娴熟地用右手使用锅铲炒着菜:

        “奈布,让我试试吧!”
       
        “不不不,太危险了。”

        “你什么意思?!”

        “......(求生欲变浓),就是我想让咱儿子尝尝我的手艺嘛不是?”

       “亲爱的,乖❤,我来,你去休息吧。”父亲说完还顺便在母亲的额上落下温软一吻。

        楼梯后的蒙卡只是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亮闪闪的东西闪到了。

        

【佣空】Free Wings

#纯虐文注意
#私设玛尔塔得知奈布战死后,开始逐渐精神分裂。
#玛尔塔视角
#我的刀一般后面都是甜的,放心食用吧(っ╹◡╹)ノ❀
#安利配套食用的轻吉他曲:《Free Wing》,作者G.O.D

        战争结束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玛尔塔亲眼目睹奈布推开她,挡住了那颗子弹。

        太巧了。

         刚好被命中心脏的他在最后,完成了他最后的遗愿。

         是什么呢?

         玛尔塔的一句:“我爱你,奈布......”啊!

         他的眼缓缓闭上,遗下了欣慰的笑容。

         但是他再也听不见,
         玛尔塔声嘶力竭地吼着:

         “回来啊!奈布,快回来啊!”

         是敌军来了!打扫战场的他们快来了!!

        每走一步,他们都歹毒地在我方士兵荣耀的遗体上,再补一刀,再补一枪。

        不,我才不会让那帮禽兽伤害你的,奈布!你还会回来的对不对?!

        玛尔塔吃力地捂住左肩胛滔滔出血的伤口,艰难地将他逐渐冰冷的遗体背在背上。

        我,我是永远不会放弃同袍的!!!

       夕阳的余晖如泼墨血色印在地平线上。
       

       敌方打扫战场的部队们已经来了。

        两只乌鸦屹立在树头呱呱地悲恸着。

       “砰--------!”

        一只尘埃落地,一只飞上空中。悲痛地瞅着另一半被残暴的大兵们捏碎了头颅。

        一拍翅膀,心也被拍碎。被夕阳的余晖笼罩,支离破碎地躲藏于硝烟之中。

        玛尔塔努力攒钱买了一个大公寓,将奈布合法地葬在了后院的密室里。

     
        还有一件飞机,是凭借着自己发奋发富的哥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时间似乎已经久远,飞机一些地方都已经生锈了,甚至大多数表面已经铺上了灰尘。

        她会自己去擦拭她的飞机的,虽然不是奈布承诺给她的飞机。

        她现在不缺钱,甚至是这一片地区的富豪。

        为什么呢?

        因为她父亲就是国防部的大军官,母亲则是腰缠万贯的事业女强人。

        父母去世后,财产大多数都转给了她这个女儿,还有一部分是给哥哥的。

       

        事情的转变来自于一天下午。

        好奇怪的夕阳,血红色,如奈布牺牲的那一天的一样。

        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到地下室去查看,却发现水晶棺里奈布保存完好的遗体消失无踪。

        后面沉闷的门被缓缓打开。

        她依稀能用余光瞅到挚爱的下半身。

        墨黑色的马丁靴,深色的紧身战斗裤,还有......深绿色的外套.......

        虽然都被深色的血染得面目全非。

        “...奈布,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

        玛尔塔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泪珠,却不争气地滑落过脸庞。

 
         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英俊的面庞,他无言。

         只是默默地从后方搂住了她。

         她想转身去摘取他的兜帽,再目睹一番让她一直迷恋如初的天蓝色的眸子。

        但是直觉告诉她,不要这么做。

        “让我睡一会儿吧......躺在你怀里。”

         她依偎着无声的他,在墙角睡熟了。

         没想到他还是这么可爱啊,虽然这次睡得比自己早。

  
          以前都是自己先睡着的呢。

          她转头默默注视着他的睡着时的侧颜。

          有了你,我在也不怕晚上做噩梦了。

         她轻手轻脚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熟睡的他的身上。

         兜帽依旧遮住了他的脸。

         她也倚着冰冷的墙闭上了眼。

         直到那件外套从新回到她的身上她也尚未察觉。


         真好。


        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才迷迷糊糊地醒来。

        却发现自己脸颊上还残存着干涸的泪痕。

        “嘿!小姐,您的信件,请签收!!”

        她清晰地听到了那位熟悉的小哥的声音。

        她慌慌忙忙地乱收拾一通,跑回了地面,打开了公寓外的智能门,接受了一封奇怪的信件。

        纸张泛黄,看来寄信人是个比较喜欢收藏老式物品的人吧!玛尔塔这样想着。

        轻快地拆开多余的信封后,字迹清清楚楚地显在眼前:

        “亲爱的玛尔塔小姐:

                  我们诚挚地邀请您来参加一场狂欢,奖励是那位对您来说极为重要的人。

                    至上

                                               地址:欧利蒂斯庄园xxxxxx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我不信了,我要换微博,(╯°Д°)╯︵┻━┻老福特你个杀千刀的!!!
http://weibo.com/u/6644296777

链接发不了。。。嘤,只能先发上半部分了,下半部分我待会儿再发╮( •́ω•̀ )╭(✘_✘)

佣空 婴儿车走起,飙车的刺激感

【佣空】七夕节番外I

·私设严重⁄(⁄⁄•⁄ω⁄•⁄⁄)⁄
·虐文向,(因为我发现最近七夕节的文章基本上全是虐的(•̀ω•́)(在我这个,没有虐,只有更虐)
·不接受的出门左拐,谢谢o(*////▽////*)q(不过还是希望瞅一瞅)
。没事还有一篇连接着的甜文,不哭不哭❤
。守卫者是玛尔塔因重伤昏迷濒死时自己的内心,相当于在混沌意识中理智的玛尔塔











        梦,是若真若幻的,能反应人内心最深处潜在的情感,却,无从表达。
      
        梦中的人儿孤身影只地坐在星辉照耀下的草破上,望着远处因风而起的草儿,泪水无从地湿了你漂亮脸颊。

     
         “为什么哭?”

        在这虚无寂静的地方,唯有守护者懂你的心,他,就是你内心的独白,你最知心的读者。
       
        你只是在哭,抽噎着,想开口却无从下手。

        “...我......我爱他......我怕是......见不到他了......”

        待你说完这句话后,你的意识无比清晰。

        守护者轻轻抹去你的眼泪,把你搂在怀里,虽然他没有体温,却让你感到无比的温暖。

        你挣扎着,挣扎着从内心的悲痛中走出来,却又陷入在无尽黑夜的挣扎中。

         “他是谁?”

        你的意识不算混乱,但是却在逐渐模糊,舒适感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散发开来......甚至,有一种飘起来的感觉。

        你感觉自己很轻,虽然能清晰地感觉到脸颊上干涸的泪痕,却隐隐约约忘记了些事情......似乎是个人,很重要的人。

        你看见了远方亮得发白的光,在黑夜中极为耀眼,似乎有一种召唤力,引导着玛尔塔飘去。

        可是守护者却沉着脸将你拉下来,紧紧困住。
        你感觉自己本轻飘飘的身体在他的怀里逐渐变得沉重......
        你号叫着,叫嚣着,质问着,他为什么讲自己留下。

        “......你难道忘了什么事情么,玛尔塔,你不应该如此这般.......”

        待他说完这句话,你的眼逐渐模糊,远处的光也随着模糊和黑夜融为一体......

         ......
        黛儿医生看见手术台上的仪器终于显示玛尔塔的心跳逐渐恢复正常而感到由衷的高兴。本来大家都以为因玛尔塔受了那么重的伤,再加上手术时心脏甚至停止跳动了一分钟而死掉。

        “太谢谢您了,艾米丽小姐!”

        红了眼眶的奈布简直高兴地快要从地面上一跃而起了。而前来探望的艾玛等人也终于舒了口气。

        “除了就医及时,幸运,还有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玛尔塔她强大的意志力!”

         “谁会给予她那么强大的意志力呢?”艾玛首先发问了。

         “玛尔塔本来就有这么强大的意志力吧......”

         “...不不不,一般必须是要有一个事物或者人,才能让她从死亡的边缘撑住......”

         ......
         ...真是嘈杂啊!...
        你勉强睁开了眼,其他的部位却无法发力,沉闷的微痛感让你吃力发声。
        正在讨论的大家逐渐将目光再次投在了玛尔塔身上......一些地方缠上了绷带像个木乃伊,重伤的伤疤已经上了药,手术前的已经凝固的血痂已经被艾米丽处理干净。

        “...玛尔塔她需要休息,大家都散了吧。”艾米丽一边善后,一边督促着大家离开,因为人太多会影响到病人的情况。

        刚刚去倒温水的奈布也回来了。

        刚进门的一瞬间,躺在手术台上的玛尔塔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勉强从混沌的意识中清醒过来,因为麻醉药效还未散完,她无法转头或者随意操控自己的身体。

        她极力挤出微微一笑:

        “奈布......”

        那一刻,在奈布那一双灰暗且布满星辰的蓝眸里,重新燃起了闪亮的光芒。

【佣空】同居三十题I {相拥入眠}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ψ°▽°){又是新坑~}
·可谓{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ʕ̢̣̣̣̣̩̩̩̩·͡˔·ོɁ̡̣̣̣̣̩̩̩̩}
·❤❤❤高举佣空大旗❤❤❤
·麻烦喜欢的小可爱们点个赞也行啊,不求喜欢👏❤😘(^ρ^)/
·【相拥入眠1】
·私设一大堆(≖_≖ )
·避雷WARNING╮( •́ω•̀ )╭
·
·
·
·
·
~~~~~~~~一脸懵逼的分割线("▔□▔)~~~~~~~~

        在奈布和玛尔塔的庄园里确认了情侣关系不久后,这件事就不知道怎么闹得沸沸扬扬地。

        ......
        奈布半裸着上身,想着自己当初也是很好奇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强势,面若冰霜的女人.....不知道怎么他们就同居起来了,一切都发生地那么快,那么地突然。

        浴室传来的水声突然停了,门开了,朦胧的水气几乎传遍了整个房间。一切看起来在薄薄水雾的衬托下就那么地若真若幻。
        纤细的锁骨映入眼帘,湿漉漉的棕色长发披在身后,一条长而宽大的白色浴巾遮住了重要部位,而白皙的大腿却“不争气”地露了出来。

        “噢......”

        奈布一边不禁感叹自己的好眼光一边不自觉地盯着出浴后的玛尔塔那双白皙的大腿看,慢慢地将逐渐炽热的目光往上移,直至......

        “咳咳!......”

         情窦初开的玛尔塔显然不太适应被一个男人这样360°无死角地盯着看,何况是自己的男友。

         突然地阵急促的咳声把犯痴的奈布拉回现实。

         玛尔塔缓步走到双人床前,奈布识相地往右边挪了挪,给玛尔塔腾出一个位置。

         她将宽大的白色浴巾披在身上,娴熟地拿出吹风机,按下深黑色的开关......热风伴随着吹风机的嘈杂,令长发逐渐舒服地随风摇摆。

         奈布在一旁都要看呆了,他一瞬间突然明白了荷尔蒙飙升是怎么个感觉,随着一片好闻的柠檬味的沐浴乳香气在较为狭小的卧室里慢慢散开来,他眼中的人儿的轮廓逐渐清晰......

        眼睛不知道何时变得如此灵敏了,而且他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了......腹中一团未知的火在燃烧。

        秀发已干,随风去而落。

        玛尔塔关了卧室明亮的灯,也缓缓钻进被窝。

        本来进行了一天的游戏就已经很累了,玛尔塔此时什么都不想说,睡在左边的她背对着奈布。

        奈布似乎感觉到了委屈。
        突然有一种媳妇不爱他了的危机感。
        他之前是退休的精英雇佣兵,每天都要进行高强度的魔鬼训练......虽然现在退休了,来到了这个庄园并且每天都要进行刺激肾上腺素的游戏,到了晚上,也依旧是生龙活虎的。

         (⚠警告,⚠警告,奈布式咸猪手上线警告⚠⚠⚠!!!(ψ°▽°))

         困到眼皮睁不开的玛尔塔突然感觉什么东西从背后一直“蔓延”到腹部。温热...而且细腻......而且,她还感觉她的耳根和脸颊此时躺地厉害......

         还好关了灯,不然她真的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我说,玛尔塔,你这样冷落我真的好吗?嗯?”
 
        奈布一边在玛尔塔耳边说着撩人的话一边顺势还一下蹭上来,她白皙的后背能清晰地感触到奈布那炽热的胸膛还有......线条分明的腹肌。

        “......奈布,我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好么?”

         玛尔塔虽然被刺激了一下,刚刚被驱散的困意又席卷而来,眼皮想不听使唤般地往下掉,而且自己还被自家的男友“不听使唤”地往他怀里带。

        “我不......”

         奈布用骨节分明的手在黑暗中摩挲着她细嫩的肩胛,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头急不可耐地埋进了玛尔塔的脖颈处,轻轻撕咬,跃跃欲试。

        他诱人地轻哼一声,“嗯~”
 
         “你都是我的人了,害怕什么呢?”

        “亲爱的......我......唔!”

        玛尔塔的困意此时已经完全被身体是不是传来的刺激感而完全驱散掉了。浅棕色的瞳孔里在黑暗里像一只大猫般隐忍着,却反不料被奈布抢夺先机,温软的唇突如其来地对接上了,舌头在里肆意地抢夺着仅剩不多的空气,他的鼻息随着雄性荷尔蒙重重地扑打在她的脸上,她的半裸的娇躯之上,似乎每一刻每一秒都能让她溺死其中似的。

        没错,这就是她喜欢的奈布。

        “......好晚了呢......”

        玛尔塔从这场争夺战中好不容易找机会喘了口气,几个字艰难地脱口而出。

        奈布似乎还不满足,他只感到腹中的浴火逐渐变旺,那双冰凉的蓝眸子此时在黑暗中充满了温情与数不尽的浴火......

        双人床在寂静的夜晚发出了格外响亮且羞耻的嘎吱声。

        正当奈布萨贝达准备进入更深一步的有趣的事情后,却被媳妇严厉制止了,说时候还没到。

        没办法,这位萨贝达先生只能独自打开台灯前往浴室安慰一下他的小“奈布”了。
        
        再次回到床上的奈布,将玛尔塔软绵绵的娇躯拥入怀中,在额头处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萨贝达夫人~❤”

【·吐魂】
【·蟹蟹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可爱们❤❤❤】
【·嗯?及时刹车爽不爽哇,没事后面还有二十九题要填坑呢!(T_T)突然发出一嘤的委屈】

【佣医】Tears

·新坑,新坑!!!
·虐文偏向,但是会虐中带甜(´ꑣ`)
·对不起各位之前作业量太变态木有时间更新而且没灵感(´=◞౪◟=)-☆
·各位请开始食用吧~(*´∀`)skr~
·
·
·
·
· 
·
·
﹉﹉﹉﹉﹉﹉﹉﹉我是懵逼的分割线(ㅍ_ㅍ)﹉﹉﹉﹉

        这是春风拂过的第五年了。
        每一年那万物复苏的春季,她总会缓缓走到窗前,看着清澈见底的湖泊边,镇里的小情侣们打情骂俏。

         这是战后的第五年了。
         人们逐渐从巨大的伤痛中走出来。那些妻离子散的人儿们,心中的痛,也逐渐治愈。

         她从未对此释怀。

       “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
        小男孩蒙卡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妈妈的旁边,扯了扯她的裙角。

        “......孩子,你爸爸他......”
        艾米丽本想让孩子断绝关于父亲的幻想,但是又于心不忍。

        奈布这么久没归家......想必,也是已经在站场上.......

        小男孩似乎懂了些什么,突然变得沉默。
        他在母亲的怀里,安静地依偎着母亲。如同那个男人如出一辙般冰凉的眸子里,闪烁着沉寂的光芒。

        以前,他每次年的春天都会问妈妈爸爸去了哪,但是妈妈从未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妈妈别伤心了好么,我以后也要像爸爸一样保护你......”在母亲怀里一言不发的他突然开口较为流利的伦敦腔,五岁却说着大人般的话。

         艾米丽抱着与他爱的结晶,欣慰地笑了。

        .......

        艾米丽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处梦幻之中,但是却很难清醒过来。
        她努力地挣扎着,却无功而返。
        突然,一阵男声将她拉进一段幻境。

        她颤巍巍地将一个身负重伤的男人拖回家,在邻街上嘈杂的叫骂声才愈来愈远直至消失不见。
       
        她娴熟地拿出一箱医疗用品,给那个男人做小型取弹手术,并且换药包扎。
        一切都那么地看似如火纯青,但是谁会知道这是个情窦初开刚刚上完医疗大学的实习医生的所作所为呢。

        太年轻了。

        她准备好了为这个奇怪身份的男人所需要的营养品和药物,就在他醒了的时候催促他赶快离开。
   

        梦境中的事物都是若真若幻的。
      
        “小姐......”    

        清脆的声音响起,让她响起了一个人。
        不可能,怎么会是.......他?

         “能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吗?你真好看......”
         待那个刚醒的男孩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后,向她投去一个阳光爽朗的笑容。

         “傻瓜......”
          艾米丽很高兴她能通过各种方式见到他,她不自主地捂着嘴,看着眼前渐模糊的挚爱,潸然泪下。

【第五人格】{我皮皮乔今天就是要刷各种佣空梗}系列I

·文笔渣请各位小可爱见谅orzヾ(✿゚▽゚)ノ
·『孕梗』避雷
·专产各种小甜饼
·欢迎各位小可爱点文
·人物是网易爸爸的,私设是我的y( ˙ᴗ. )耶~
·如果小可爱能接受的话就点链接『希望老福特不要吞链接』

『孕梗I』 https://zine.la/article/b16cb751957d46999b17672d2a05a0b7/

【佣空小甜文】从不曾后悔邂逅了你 I

·人物是网易爸爸的,私设是我的( ͡° ͜ʖ ͡°)✧
·第一次交党费,评论区如要吐槽请不要出脏字٩(*´◒`*)۶
·主佣空,微社园
·文笔不太好因为好久都没写文文了ヾ(✿゚▽゚)ノ
·雷区注意⚠⚠⚠警告
·请可以接受的小可爱们往下翻~(。>∀<。)
·
·
·
·
·
·
·
·
·
·
·
·
~~~~~~~~懵逼的波浪封割线(*゚ェ゚*)~~~~~~~

        在克维托军校里,正处青春期的男生女生们免不了发生一些磕磕碰碰的事情。

        “呼–––哈!”一个喜欢戴帽子的女生一个过肩摔让一位“霉运”的男生当场倒地。

        “哼,看谁还敢跟我斗嘴!”

        那个强势的女生当场插着腰气吁吁地朝着那个倒霉的还正抱着头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男生说着。
        本来看热闹的围观者并不多,但是因为这么一个“经典”的过肩摔,吸引了多多少少校园里的吃瓜群众。
       
        当那个强势的女生正用着咄咄逼人的语气挑衅抱头的男生时,人群中突然想起一股清脆动听的声音:“喂!克利切老伙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面对你喜欢的那个她就应该大声说出来啊,没人当你是哑巴。”

        人群突然沉默,随即爆发了一阵响亮的欢呼声。

        “奈布,真有你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顺水推舟帮克利切把这事成了。回来的时候让他请我们吃饭啊?”在奈布一旁的好基友威廉一边为克利切助威一边与这个叫奈布的男生交谈着。

        女生突然脸颊泛红,一时间楞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而抱头的克利切则也稍有些难堪,他可不想这样就如此狼狈地表白了,即使是自己的兄弟帮自己创建的机会。
        这还不是时候。

        正当局面陷入尴尬的时候,一股高冷的女声响起:
        “谁让你们在这里起哄的?!都给我回宿舍!都没做完训练,就来这里起哄,快晚上了你们都不想早点睡觉吗?!”

        大家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学校那个成绩优异高冷严肃的校委会长玛尔塔。她负责管理学校里大批的事务,也因为如此同学们都有些疏远她,因为她一向面若冰霜,对待谁都很严厉苛刻。

        “咦...~”人群中唏嘘了一小阵,也只好散开去干各自的事了。

        现在场地只剩下奈布,威廉,还有闹事的女生和克利切。
        
        “你们怎么还不走?!”玛尔塔有些生气地看向一旁正围观作乐的奈布和威廉。
       
        “兄弟,靠你了,我只能走了......不然这个老妖魔要把我留下来。”威廉小声在奈布耳边嘀咕了一阵就一阵小跑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回头一脸“我懂了”的表情看向平地上的两男两女。

        唉,威廉那家伙老犯二,算了,不管他了。
        奈布一脸戏谑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女长官”。

        冰蓝的双眼与精致的面庞,高挑的身材,紧身的衬衫透露着若隐若现的肌肉......和浓厚的体香,无时不刻都散发着成熟稳重男性魅力。

        两人对视着,也对峙着。

        “艾玛,怎么了?”玛尔塔别过头去,但是她稍泛红的脸颊已经出卖了她。

        “这家伙耍流氓想偷看我裙底!”艾玛向玛尔塔靠近了一些,刚刚过肩摔时的强势气息一瞬间烟消云散,一下子变得像一只柔弱的小猫咪一般。

        正当玛尔塔想开口进一步质问刚刚一瘸一拐好不容易站起来的那个叫克利切的男生的时候,一旁的奈布痞里痞气地笑了,“哈哈,没想到你们女生都是这么的“变化莫测”的吗?其实是我让克利切干的!”奈布朝玛尔塔比了个鬼脸,“怎么样,气不气??气不气??!”

        奈布撒了谎帮克利切逃过一劫,顺便调戏了一下面前这位强势的女长官。

        “你!......”

        玛尔塔虽然处事严谨,但是面对在学校里出了名的不守规矩的奈布,还是有些棘手的。

        “教官给的训练做完了吗?你,三百个俯卧撑,现在,立刻,马上!”玛尔塔指了指奈布。

        “好啊,乐意奉陪。”

        奈布二话不说就面朝这玛尔塔俯下身来......
       
       趁奈布正兴致勃勃地坐着俯卧撑的时候,玛尔塔忍不住瞄了两眼。说实话,这家伙,不仅长得英俊...而且还有肌肉呢......等等,玛尔塔你在想什么!

       玛尔塔一甩脑袋,将这些事情抛之脑后。
       
       两百九十八......两百九十九......三百!

       当奈布轻松地做完三百个俯卧撑的时候,当场包括玛尔塔在内的三位都看呆了。

       “好了!我的长官大小姐。”奈布一跃而起,擦了擦手上的灰,喘了口气对玛尔塔说着。

        在玛尔塔听来,校园调皮王奈布对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话都是对她的挑衅,一直都不把她的尊严放在眼里。

        “走了走了,克利切,”奈布见楞楞的“大小姐”没反应就上前扶着克利切就想往宿舍走。

        “呵!看来学校里“称王称霸”的玛尔塔大小姐也不怎么样嘛,这么小件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楞在那里了呢!”奈布走之前还不忘调戏一番。

        “你!明天中午,3012室,面壁思过!”玛尔塔咬牙切齿,从未受过如此侮辱的她甚至气愤到了极点。但是军规在眼前摆着。不能和队友(同学)不和谐,是吧,不然她也会气愤地向她的好闺蜜艾玛一样来个超级过肩摔惩罚一下那个不尊重他的痞痞奈布。

        “你觉得谁怕谁呢?明天中午我一定准~点~赴~约!我的大小姐~!”他回头就是一个鬼脸朝着玛尔塔送了过去。

        【男生宿舍】

         “话说你们是怎么摊上那个校园大魔女的?”库特一边用棉签沾碘伏一边擦拭着克利切额头处摔伤的伤口。

         “你啊,还是太嫩了点!”一旁坐在上铺玩手机的威廉时不时地吐槽了一句。

         “什么?!我样样科目都是年级第一,除了那些该死的训练!”库特有些恼。“还真是个书呆子!”克利切冷不防地插上一句。

        “你说什么?”库特一使劲就将浸满碘伏的棉花都就往克利切磕头的伤口处按。
        “疼,疼!克利切疼!大哥我错了。”克利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疼,眼眶里浸了一层薄薄的晶莹的泪花。

        “让你皮!”
         库特不甘心地说了声,便放过了克利切。

        “喂,咱们聊了这么久了,奈布你倒是也和我们聊聊天啊!”威廉看着手机上面的战后结算页面,长吁一口气。

        “学校里不准带手机的。”
        一直在一处沉默着的奈布发话了。
        “不是这个。我是说,那位校园大魔女啊!”

        “噢!她啊,不是让我明天去面壁思过么。克利切你就别担心了,我一出马,没你的事。”奈布停下了阅书的动作。

        “什么哟,我们是说,那个叫玛尔塔的女生,长得真得很漂亮的来着。”威廉兄下意识地暗示着奈布。
        “哦?长得漂亮了又怎么了,还不是那么凶。”
        表面上这么说着,其实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玛尔塔稍卷的棕发,漂亮的棕色大眼睛还有纤长的睫毛......不知不觉,甚至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的脸已经开始逐渐变烫...发热。

        “别瞒了,兄弟啊,你的心思,我们都懂得~”

        奈布下意识才发现了什么不对,抬头才发现,那几损友不知道啥时候把他准备寄给玛尔塔的情书翻出来了。
        自己明明藏的好好的啊,怎么会......
       
        “现在就有请我们尊敬的威廉·艾利斯先生为我们朗读奈布·萨贝达同学写给玛尔塔·贝坦菲尔小姐的那动人心弦的情话吧!”威廉看着手里保存的完好的纸张,清了清嗓子,开始念到:
        “致 平时凶巴巴但是内心温柔似水的 玛尔塔:
     
         你知道吗?
         从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起,
         我就明白了一见钟情的含义。
         空中飘柔的棕色长发,
         我的眼里只有你。
         繁星点烁,
         而我们,
         就是挨得最近的那两颗......
         我好想一直跟在你后面,
         名正言顺地,
         保护着你......”

        “好样的,奈布,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念出来嘛!”平时不懂感情一事的库特此时也在一旁为奈布和正在大声深情朗诵的威廉喝彩,“就是有些语句不太通顺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帮你改得更优美的!”

        “你......还给我!”一旁沉默着的奈布终于爆发了,“还有,谁需要你的修改啊!!!”

         “库特,你又是太嫩了!”克利切在一旁附和着,“人家真情惬意写出来的创作怎么能够说改就改呢?你说是不是,威廉?”

         “是是是,但是你们快帮我啊,奈布这家伙发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裤子要掉了啊你别扯了啊!!!!!!”

         男生宿舍外,天早已暗下。
         繁星点缀着万般俱籁的天空,而一朵淡云,正不知不觉地随着风,向着月亮的方向,一点一点悄悄地飘去。